您的位置 > 南安普敦贴吧 > 學者聲音 > 【人大國發院】劉元春:研究就業問題需要新思路,穩就業政策應保持底線思維

南安普敦到纽约:【人大國發院】劉元春:研究就業問題需要新思路,穩就業政策應保持底線思維

南安普敦贴吧 www.uaxaaq.com.cn 來源: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 | 2019-10-08 | 發布:經管之家

穩就業作為六穩之首受到各界廣泛持續關注,但是很多就業數據所反映出來的卻是一些矛盾和背離的現象。在這樣一種噪音和分歧之中要把握就業的趨勢和政策走向的問題,就顯得更為重要。大家對于中國就業指標沒有托底很忐忑。為什么對于不托底這么忐忑?為什么我們一方面在每年新增城鎮就業1300萬以上規模的基礎上還要出臺穩就業的政策?為什么我們要在前8個月完成800多萬新增就業的基礎上還更進一步的聚焦未來的就業問題?這種焦慮來源于幾個方面:

一是中國就業相關的各類指標參數政策不進行托底。我們看到城鎮登記失業率基本不隨GDP增速變動,穩定在4%的水平。所以失業率已經不成為我們在宏觀研究和宏觀預測中間的一個核心指標。

二是城鎮調查失業率與宏觀經濟之間的一致性不足。這兩年國家統計局為了彌補登記失業率指標的缺陷又推出了城鎮調查失業率,城鎮調查失業率今年1月份飆升至5.3%,隨后幾個月又出現了回落,7月份又回升到5.3%,而一個調查數據抽樣構成的經濟指標的科學性實際上需要有一個周期的檢驗。

三是PMI里面的從業人員參數與求人倍率走勢分化。PMI從業人員參數已經持續低于50%的枯榮線,表明我們的就業形勢一直很糟糕。但是一些其他的就業指標,例如求人倍率,一季度、二季度求人倍率依然在1.28倍。就是用工需求是勞動供給的1.28倍,并且同比還在上升,一些特殊行業求人倍率能夠達到1.8倍、1.9倍。

四是人民大學跟智聯招聘也發布了一個季度失業率,數據反映失業率波動也不是很劇烈。

從這些就業參數來看,會發現它們本身的一致性很差,與宏觀經濟的一些基準參數一致性也很差。因此我們經常到外面跟一些企業家、政府官員進行交談,說我們目前形勢很好,調查失業率依然在政府控制的5.5%這個目標值下,也有人說形勢很差,PMI就業率的參數一直低于50%,造成了大家對就業形勢的判斷不一致。

從歷史來看,中國的就業趨勢變異很大。舉幾個例子,1995年、1996年整個城市的用工很緊缺,農民工到城市像潮水一樣涌去,還不能滿足當時GDP高增速的需求。但是東南亞金融?;岳?,我們看到了大規模的下崗潮、返鄉潮。2007年我們的招工難、用工難、用工貴,工資上漲速度比較快,但到了2008年下半年又出現了冰火兩重天。上半年政府還在提雙防,到下半年就變成了對經濟的擔憂,大規模的失業潮。當時對廣州火車站農民工每天返鄉的數量進行分析,得出的結論是,我們如果再不進行全面強刺激的話,如果不穩定我們短期總需求的話,中國的就業會出現崩潰性的下滑。這也是我們在2009年出臺4萬億刺激計劃很重要的一個原因。去年7月30日政治局提出六穩,把穩就業作為六穩之首,讓人猜測中國會不會出現前幾輪經濟下行周期出現的就業趨勢的跳躍性、突發性的變化,這也是我們中國宏觀經濟論壇團隊關注的一個很重要的核心。另外2006年、2008年農民工增長速度開始下降,農民工的工資開始大幅度上漲,中國也到了路易斯拐點,在工資水平不變的情況下勞動力供給彈性無窮大的狀況被改變。

我國在過去這10年出現了就業供給端和需求端兩側的拐點性的大變化。2013年勞動力人口總量到達頂點,2014年流動性勞動力出現負增長。勞動供給到頂點,但同時技術沖擊很猛烈,現代化的生產體系下,技術替代勞動力已經發生革命性的質變,勞動生產效率本身提升得非???。供需兩側的拐點同時到來帶來了很大的迷惑,中國到底是招工難、招工貴、用工難、用工貴還是會有總體性的失業?這時候我們要分析供給性的拐點性變化和需求性的拐點變化到底耦合度有多強?匹配性有多強?這種匹配性會不會在一定的時期發生一種總體性的變化?這可能是我們需要研究的一個主要重點。但目前我們指標、數據缺失,導致現在在復雜形勢下對就業趨勢難以進行判斷。

經濟內外壓力下,就業形勢比大家預期的情況要樂觀。首先大家高估中美貿易摩擦對企業和就業的影響。有人預期我國一些超級企業和大量的外向型企業要倒閉,進而引發失業率上升。但事實上這一年多并未出現超級企業的倒閉,并且1到8月份我們出口同比還增長了6.1%,進口增加了1%多,進出口總量增加3.6%。前8個月新增城鎮就業還在800萬以上,全年預計還會在1300萬以上。就業質量來說,今年上半年的一個調查數據顯示,應屆大學畢業生月薪已經達到了6906元,同比增長了10.2%,并且現在大陸的月薪已經超過臺灣大學生新入職的月薪了。

對于就業供給端和需求端兩側都出現變化,我們必須充分的研究供給拐點和需求拐點之間的耦合性,而不能單方面進行判斷,另外還要注重研究的深入程度和過濾噪音。我們還必須要剔除在分析和研究中間的一些噪音。例如PMI指數全稱叫“制造業經理采購指數”,它反映的是制造業,制造業即使在我們增長不錯的時候也是勞動力分流的主體,現在制造業占GDP的比重已經從傳統的40%下降到30%左右的水平。制造業景氣程度不能代替中國的景氣程度,更為重要的,現在勞動力的風向指標在于我們生產性服務業和消費性服務業,特別是消費性服務業。另外也有人拿智聯招聘的數據和人社部的求人倍率來說事情。求人倍率是到人才市場去登記的,一般反映的是藍領用工的情況;智聯招聘反映的是白領的群體為主。更為重要的是這些指標的抽樣都具有一些局部性。因此,我們在分析中國就業的時候,不僅要深入研究,更重要的要剔除這些噪音。

我們不僅僅要關注結構性的問題,同時也要關注短期的總量性問題。因為總量性問題目前依然是最為敏感的問題,特別是在目前這種大國博弈的關鍵時期。川普很得意的就是美國經濟不錯,因為美國3.6%的失業率已經創下歷史新低了。國家已經采取了很多的舉措來進行穩就業的布局,國務院常務會議也已經針對就業開了好幾次。很多專家講這個有必要嗎?有必要。為什么?因為我們要有底線思維。我們在目前這個貿易戰和內部攻堅戰的雙重壓力下,底線思維一定要加強。當然關注勞動力市場的結構性改革也是我們的重點之一,目前在這一塊來講雖然做過很多,但是結構性改革的思路實際上是一些戰略性的問題。比如最簡單的一個,對于用工制度的改革,對于社保體系的建設,在本質上都是我們勞動力市場結構性改革最核心的內涵,這些問題不是小問題。所以我覺得在目前的環境里面,中國的一些就業戰略、就業政策不宜過度激進,略微保守可能是更為重要的。我們目前處于一個關鍵期,這個關鍵期不僅體現在我們供給的拐點性變化和我們需求的拐點性變化,同時還反映在我們總體環境、總體需求大的變化上。要應對這種變化,在就業上面一定需要有一定的底線思維。

原文鏈接:https://mp.weixin.qq.com/s/ZlHvna9PaSeh4QYkTi8yBA

本文已經過優化顯示,查看原文請點擊以下鏈接:
查看原文://econ.ruc.edu.cn/displaynews.php?id=15669
京ICP備11001960號  京ICP證0905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4107號 論壇法律顧問:王進律師知識產權?;ど?/a>免責及隱私聲明   主辦單位:南安普敦贴吧 版權所有
聯系QQ:2881989700  郵箱:[email protected]
合作咨詢電話:(010)62719935 廣告合作電話:13661292478(劉老師)

投訴電話:(010)68466864 不良信息處理電話:(010)68466864
便利店能赚钱与否 吉原娱乐安卓 免单计划怎么赚钱的 南京哪种外卖赚钱 能赚钱的漫画app 流量宝刷赚钱软件 牛逼彩票网址 虚拟种树赚钱 豪彩游戏 冲量文怎么赚钱 热门赚钱职业 全球彩票安卓 牧场物语记忆的种子赚钱 安卓捕鱼达人单机版 赚钱宝 星域插件维护6 qq空间捕鱼大富翁